25岁的焦虑

每个月的8号是交房租和还信用卡的日子,之前每次交完这两笔巨款之后并没有太多的心酸,不知为何这次心里有一种难过的滋味。

从小到大,我其实并不是很在意钱的,反正也没什么特别的需求,基本够用就行,每次听见爸妈讨论钱的问题就觉得他们好像很俗,天天都是钱钱钱,一点也没有追求。大学的时候,大多数时间在学习和玩耍上,暑假的时候也偶尔做做兼职,当时做兼职的主要目的还是以锻炼社会经验为主,其实本身也赚不了几个钱,大学的生活费基本还是全部靠爸妈,当时觉得理所当然,并没有深刻体会其中艰难。曾经看到有人说有钱是就能让自己有安全感,现在感觉这话还真是切中要害啊。

房子马上在3月份到期,接下来的时间会一直处在找房子的焦虑中,每次换房子都能够深深地感受到魔都这个城市的陌生感,和同事之间经常开玩笑戏称自己是“外来务工人员”,我们每个人都像蝼蚁一样在上海这个偌大的城市里苦苦寻找自己的栖身之所。

是的,一向积极乐观的我,竟然开始焦虑了。

就在写这篇焦虑的文章之前,我又看了一下吴晓波之前在《开讲了》举行的一场名为《我懂你的焦虑》的演讲,吴晓波说人焦虑无非三种原因:1、未来的不确定性,2、和他人比较,3、面对选择而耗费精力。我想我最大的原因其实是来源于比较,不是和他人的比较,而是和自己的比较,比较自己现在和一年前有多少进步,有多少沉淀。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应该差不多在新公司刚刚转正,技术上也基本能跟上项目的节奏,一年后的今天,应该算是熟悉业务和常用的技术了,但是之前对自己在更深的框架层次上提出的要求并没有达到自己的期许。从奉贤搬到张江,生活品质上似乎也没有太大层次的提升,来上海2年多,感觉还是处在一种生存的状态,而没有体会到生活的质感。存款,似乎从来都没有稳定下来过,上海的消费水平真的高的可怕,每天都去吃早餐的全家最近也涨价了,包子直接涨了3毛,之前不关心物价的我竟然也开始关心起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次算是真切地体会到了通货膨胀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吴晓波说30岁的男人最焦虑,那我现在就开始焦虑,是不是件好事呢?也许到30岁的时候就能够少焦虑点。这一年来,虽然没有多少存款,技术上也没有太大增进,但终归还有爱情,有女朋友陪着自己度过多少个快乐的周末,加班之后还有人一起看电影、聊天,也是最大的安慰了,虽然刚刚又惹她生气了,等写完这篇文章我就去哄哄。

焦虑的本质,其实还是对现实的不满,希望能获取更多的财富,希望能在技术上更增进一步,希望能过更有品质的生活。我想我是太着急了,希望用一年的时间完成太多的事情,事实证明确实很难。

那么,就慢慢来吧。